Beijing to Pyongyang – North Korea

8/21 trip to Pyongyang

Negative0-02-00(1).jpg

北京朝鮮的旅行已經是一周前的事了,三四卷底片也都洗了出來.這次九天實在太像一場夢,連自己都無法相信曾經到那邊走了一趟.其實每次旅行都是種莫名的衝動,訂完票後才在內心崩潰,不懂為何要這樣逼死自己,這次去北韓更是這樣.

8/21的清晨,邊賴床邊任性說不想去朝鮮了,旅行社的小姊姊也正好傳訊息說要有心理準備到了丹東卻進不了平壤.豈不是正好!我就真的超廢的開始研究在北京一周白天要幹嘛,開心地出門,想說能趁機去逛逛錯過的紫禁城.

唉,但錢都付了,在地鐵上,理智線瞬間被接了回來,只好跳上反向列車,默默回家準備行李去朝鮮.

8/21號17:27,搭著北京出發的列車K27,看到人山人海的北京車站,已經開始感到厭煩,想說接下來14小時的臥鋪會更加難熬,但好險前幾天太累了,一上車聽著音樂,躺在臥舖上,無論隔壁床位的小孩多失控,從臥鋪第一層到第三層爬了幾次,我還是一路昏睡到丹東.

丹東市位於中國東北方的邊界大城,和北韓新義州隔了一條鴨綠江,僅僅八分鐘的車程.據說在鴨綠江的兩岸,都能清楚的看到另一邊的一舉一動.K27列車停靠在丹東市之後,會接上幾節朝鮮的車廂,直到早上十點才重新發車.

一跨過鴨綠江大橋,就開始了兩個小時的入境檢查,海關先拿走了護照,要我們將手機相機放在桌上,登記一下品牌,並且關閉GPS。接下來每個人都要打開行李箱檢查,北韓的海關蠻可愛的,要我把書籍交出來,我拿給了他kindle,他看著我臉上充滿問號,要我給他相機,我將底片機給他,可能是沒看過這東西吧,他親切地坐到旁邊問我這到底是啥,拿著手中玩弄,還差點對著自己按下快門.最後發護照時,看到我的照片和本人差太多,噗哧一笑,才把護照還給我.

但其他車廂似乎沒有如此幸運,聽說手機內每張照片和資料都翻出來檢查.我們車廂在等待的過程中,吃著便當喝著一瓶10元人民幣的大同江啤酒,發wechat聊天,悠閒的期待發車.

從新義州到平壤車程四小時,那天剛好是大晴天,一路看出去的景色真的很美,一大片藍天綠地,皮膚黝黑的北韓農夫,沒有自動化的農耕器具,孩子們在溪中玩水,和幾頭瘦弱的牛.同車廂是一對八十幾歲的爺爺奶奶跟一個七十幾的奶奶,真的好羨慕,能夠這樣一路旅行到老.

到了平壤車站,兩個導遊已經在那等著我們.一個是三十初的媽媽,而另一位導遊才24歲剛畢業.平壤的市容和剛剛在火車看到的景色完全不同,花花綠綠的高樓大廈,還有幾個造型誇張的建築物,但不知道為何裡面看起來都空空的,我們也笑說平壤根本蚊子館之城.北韓是不可以有私家車的,大部分的人們騎著腳踏車或是搭著大眾交通工具通勤.

導遊姐姐向我們介紹了自己的國家.他們稱呼自己為”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或是”朝鮮”.有趣的是,無論是介紹國土面積還是人口,都是將大韓民國,也就是南韓一同算進去.

姊姊說,在日本鬼子(一定要加上鬼子)統治時期,朝鮮人民十分困苦,生不如死,體會了沒有國就沒有家的感覺,直到金日成主席出現,推翻日本政府,才將人民救離苦海.但是美國帝國主義卻佔領了南朝鮮,金日成主席曾要一統朝鮮,卻備受美國阻擋,很謝謝毛爺爺抗美援朝,但是至今仍然無法光復南朝鮮,讓南朝鮮仍然是美國的半殖民地.

我們第一個去的景點-凱旋門,即是在紀念朝鮮推翻日本政府,光復朝鮮.在凱旋門的旁邊是朝鮮電視台,但我們只能遠遠的觀望,也沒辦法進一步靠近,只下去拍了幾張相片就上車了.

第二個參觀的地方,是用以紀念中國朝鮮間關係的中朝友誼塔,我們在友誼塔上繞阿繞,當時已經漸漸接近黃昏,站在塔上,遠挑平壤.我們的手機完全沒有訊號,更別說網路,放眼望去,沒有電視牆或是擁擠的車潮,大部分的人民都穿著相同的襯衣和中山裝,雖然是下班時間,卻更能感覺到這個城市的寧靜.

這時候才突然意識到,真的來到平壤了(續).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e3 preset

Rachel xx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