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咩,媽!

就像我寫著自己的一天,可能就會不小心上了笨版般。抑鬱中卻莫名出現的黑色幽默,想寫的故事大概就這路線吧!

UNADJUSTEDNONRAW_thumb_251b

每次回首一想,都會覺得自己的旅程總充滿荒謬,然後又奇蹟式的安然無事,或是充滿瘋狂和失控,每當聽著spotify平靜地在電腦前打著字,對於這另一面的自己仍感到意外或不可置信。

回到家將照片播放於大螢幕上,依照這一張張回憶講故事,是每趟旅程的句點。媽媽每次聽到這些故事總是內心不爽,以及更多的不捨……

那是本很喜歡的旅遊散文集,看完只想跟著大喊:我很好啊,媽!真的,超好。

我最感谢的是你的放任和理解,它们一直陪伴着我的旅行,是闪闪放量,坚不可摧的堡垒- 《我很好啊,妈》乌云装扮者

UNADJUSTEDNONRAW_thumb_1bf6.jpg

隆美窗簾

「帶你去看古典蕾絲,跟我說隆美窗簾。」至今仍感到傻眼又無奈的K表示。

「可以..幫我洗衣服嗎…」那是我第一次和K見面,禮物是20天沒洗的衣服。

「反正又沒人認識我,誰也不會覺得我沒換衣服啊!」硬是要為我的骯髒辯論幾句。兩件長袖,一件外套,一件長褲,就這樣在愛爾蘭走了20幾天,到了英國遇到人才驚覺自己有多髒。

K姊姊就像被卡到陰般,幾個月前先幫素未謀面的我買了演唱會門票,然後又被迫收留這位陌生人 ,還是一個重感冒的流浪漢。喝著神藥川味枇杷膏,穿著乾淨的衣服,喝著珍奶,以漸漸恢復的嗓音用中文聊著天,那一刻才有重生的感覺。

英國的記憶很片段,隨著大部分相片遺失,記憶也遺失了。只記得是段很幸福的日子,但是因為人們而不是英國。

可能是已經習慣了熱情又消費便宜的愛爾蘭,抑或是期待太高或充滿嚮往,但也可能只是我當時太中二。一掀開蘇格蘭的明信片竟都是髒話和抱怨。沒有猜火車的個性或叛逆,對我而言英國就是個正經八百的國家。

記得在英國的hostel的上舖是沒有圍籬的,比愛丁堡的ghost tour還可怕 ; 曾花了8.5英鎊買了一鍋淡菜,才發現淡菜不是菜而是不敢吃的海鮮,只能說那是吃過最貴的一籃麵包; 花了5英鎊買了塊蛋糕,才發現是一塊戴著牙套的我根本咬不下的巧克力 ; 爬上Arthur’s Seat瞭望著愛丁堡,待沒幾秒就因肚子痛而衝下山 ; 隨意地進到路邊建築內借廁所,卻被迫歷經了一次次的安檢,最後才發現自己進了愛丁堡議會。

一個人身心俱疲的回到曼城,決定腦袋放空的隨著K逛,在姊姊的照顧下我就是個無思考能力的廢物。我曾因為曼聯而對此處充滿嚮往,拿著曼聯的存錢筒,總希望有天能來到這城市,但這一切就在愛上西甲而結束了。在曼城的日子,除了K的房間之外,現在只想得到那一桌桌的如拜拜般的台灣菜,大家的笑聲和溫暖,和一個變裝的咖啡廳,街景或啥竟都想不起來了。

K耐心的向我介紹Notting hill的古董市集,各種小攤和可愛小店,身為一個毫無藝術氣息的人,完全是個走馬看花的心態。奔波的走了好幾處,西敏寺、大笨鐘、貝克街….,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國城的燒臘和樂咖國王的爛梗,以及令人頭腦暈眩的旅客們。

每次想到英國,還是不懂自己為何如此屁孩,沒有好好地體會著國家……

「你看那古典蕾絲。」K指著Notting hill的小舖們。

「隆美窗簾也這樣啊,你回高雄帶你去看。」中二的我笑著。

穿越柏林圍牆

「shit! I bought a flight to Berlin by accident !」我從椅子跳起,大廳裡的其他旅客圍了上來,我急忙地解釋前一刻發生的事件。

來歐洲前我莫名其妙地得到了300歐元的荷航coupon,布魯塞爾青旅內,大廳滑著手機的我,靈光一閃的想知道這折價卷的真假,竟失手買了張荷蘭柏林的來回機票。

「c’mon! it might be a hint!」我總愛用這句話解釋所有的荒謬。也許是有件事在柏林等著我!下定決心改變之後所有的行程,跑上樓整理行李,就這樣毫無計畫的準備前往柏林了。

UNADJUSTEDNONRAW_thumb_2520

UNADJUSTEDNONRAW_thumb_251c

「Rachel!Our plan today is Teufelsberg station.What do you think?」某天早餐,住在柏林的奧地利朋友問我。

「Oh..okay! 」恩,就是個車站嘛,火車站之類的吧?也沒想太多的我,換上涼鞋就隨同他們輕便出門了。

我們一路開著用App租來的敞篷車往柏林邊郊前進,直到開離了App所覆蓋的地區,一座廢棄的山區內。說真的我還是不知道我們要去哪,想著為何車站會建在山上,火車該怎麼停?邊胡思亂想,邊跟在朋友的後頭,從大路走到小路走到沒有路,穿著涼鞋踏在被樹葉覆蓋的泥巴地上,走了好久才看到在鐵絲網的巨型建築物。

UNADJUSTEDNONRAW_thumb_25bb.jpg

Negative0-33-29A(1)

「乾..這一定不是車站! 但現在問又有點蠢,算了算了…..去了就知道了吧?」我心想。我們五個人就這樣沒有方向的在這鐵絲網包圍的建築物外繞了好久,卻找不到入口,當時路過的一對夫婦「好心的」告訴我們另一頭的鐵絲網破洞的位置,也同時緊告我們幾句。

但屁孩們哪會聽得進警告?那是我第一次爬牆,和四個大男生一同滑下了樹葉覆蓋的小丘,再從那一個人大小的鐵絲網硬穿過,才進到了「柏林圍牆」的另一邊。

這是個超有個性的地方,塗鴉和老建築,雖然緊張但又興奮地到處拍照。

事後才知道這裡是位於西柏林的Field Station Berlin Teufelsberg,一座US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建造的間諜站。二戰後,他們收集了戰後柏林市區的瓦礫和碎石,疊了這座人工山丘,建造氣象台已掩護他實際的功用,而現在則保留讓街頭藝術家作畫。

Negative0-30-26A(1)

Negative0-34-30A(1)

「X$%^*#(@)!U.!! 」突然遠方一個警衛用聽不懂的德文大喊,然後我們就被帶到警衛室了。

「原來這邊才是門口…..這到底什麼爛主意….」我心想。

搞不清楚狀況的四人站在一旁,唯一會德文的奧地利朋友則在前方和管理人員解釋了許久。我們像是被老師罰站般,張著無辜大眼的到處觀望。

雖然被罰了些錢,但至少全身而退了,用叛逆開啟的柏林早晨。

Negative0-31-27A(1)

Negative0-32-28A(1)

紐西蘭卡車大叔

「오빠!지금 어디가요? (obba! where r we going now)」我在後邊喊著,前方的韓國obba則是一手看著地圖,帶著我們四個人在墨爾本街頭亂晃。

在這幾天的會議上與這四位韓國人變成好朋友,也決定在墨爾本的最後一晚相約出來探險,但問題是沒有人知道能去哪!最終推舉了年紀最大的一位當作領隊,一行人就跟著他在墨爾本的街頭亂晃。

10430382_798784516799011_1218371916763424141_n

10371491_798785226798940_7022744260027213195_n

一路繼續流浪到了雪梨,跟著兩個朋友繞呀繞,吃著心中甜點排名第一的西瓜蛋糕,還在台灣畢業典禮的那天,跑到雪梨大學和路人借了間學士袍和無尾熊捧花,在遠方度過了獨自的碩士畢業典禮。

在暴雨和颶風中,兩個不怕死的少女爬上了雪梨大橋,在一片狼狽中找了路人拍照,卻拿了台壞掉的相機,走著走著雨傘也壞了,雪梨只剩下斷成兩截的傘柄和我們的笑聲。

澳洲的記憶一直都很美好,直到來到了布里斯本。

10419403_798784780132318_6307580331668150682_n

UNADJUSTEDNONRAW_thumb_1fb7

一下飛機就坐錯車,在城市繞了兩倍時間才到預定的住宿,一座城郊外的小青旅。晚上坐在大廳看電視時,發現除了整個空間只剩我和一個大叔,當時整間青旅內沒有幾名旅客,更沒有工作人員。那個來自紐西蘭的卡車司開始和我聊起天,講著講著就問出現些奇怪問題,能不能幫他貼藥膏啊?能不能跟他回房間啊?

看著一直靠過來的大叔,心中除了髒話還有安全守則101-鎮定再鎮定。我先乾笑著免除尷尬,要他讓我回房間拿東西再說。一回房後,我當然是立刻鎖上門關上燈,躲在被鋪內不敢出聲。

急促的敲門聲劃破了那寧靜的夜晚,躲在被窩裡,只希望有任何旅客能清醒,或是凌晨趕快到來,也不知道怎麼睡著的,下一秒記憶就是外邊吵雜的人聲,和刺眼的陽光。

10464007_798785000132296_8190736360217319500_n

10336671_798785026798960_4249435645530898942_n

羅馬是第一次遇到這種鳥事的地方,當時計畫從青旅一路逛到羅馬競技場,邊喝著奶茶,卻感覺到背後有個身影一直緊跟著我。就在我要回頭確認的那剎那,那個土耳其人已經跑到我身邊。

「一個人嗎?你計畫要去哪?要不要一起走?」遇到這種狀況先是鎮定裝沒事,不回應。但他實在太煩,我只好假裝有群朋友在不遠的地方等著。

但不死心的土人仍硬要陪我走到「我朋友們」那,不搭理他卻也不敢惹火他,繼續假裝沒事的往人多的大路走,但…….乾…為何一路都沒什麼人!是因為高溫四十度嗎!!

不知道怎麼逃離,內心越來越擔心,打架又打不贏,頭腦一直轉又很不管用。

還好當時羅馬競技場門口排了超!多!人!而我手中有張網路上預訂的票,最後才順利擺脫!還記得那個土耳其人跟我說過的最後一句話是他要去排隊入場,要我等他。

「Whatever, just fuck off ..」我心想,開心地通過驗票口,頭也不回的走了。

那是我第一個認識的紐西蘭人和土耳其人,到現在還是沒計畫拜訪這兩個地方。

UNADJUSTEDNONRAW_thumb_1bc0

UNADJUSTEDNONRAW_thumb_1be1

月光下的阿美利亞

「你去西班牙去了哪?」

「Almeria.」

「蛤?那是哪?」在西班牙的日子中,一半時間都待在這個沒人知道的地方,當時回到台灣還想說要到誠品找找,但看了幾本西班牙旅遊書卻連地圖都沒有畫上這。

從巴賽隆納飛到最南邊的小城,那一年的歐洲因為非洲的熱浪,氣溫逼近40度。當時我們開著車沿著海,有時是倚著海的屋子,有時是藍白色調的屋子,有時是庭院有仙人掌的屋子。

UNADJUSTEDNONRAW_thumb_1b13

UNADJUSTEDNONRAW_thumb_1ab2

早餐喝著冰涼的蔬菜汁,到海邊,午餐吃著西班牙蛋捲或是三明治,睡個午覺或在家看個電影,再到海邊直到七八點,九點十點開始準備晚餐,再去海邊或是逛逛小城。若要我定義愜意,應該就是這段無所事事的日子吧。

那時看了好幾部台灣電影,像是楊德昌的「一一」,西班牙文發音。

我朋友總嫌棄台灣的中式料理很難吃,因為當地的中國餐廳有種chino sauce,他們總習慣在所有的中式料理上淋上這酸酸辣辣甜甜的奇怪醬料,才是他們心中所謂的chino。而我則是對所有的西班牙食物深深著迷,無論是蛋捲還是我們煮到燒焦的餃子,和生火腿等等。

IMG_0358

IMG_0366

IMG_0359

記得離開西班牙的那晚,我從馬德里中心搭著最後一班地鐵,一跟如家人般的朋友擁抱告別後,就這樣一路哭到了機場。搭著惡名昭彰的馬德里地鐵,低著頭,充滿淚水的眼睛仍是害怕地盯著周遭。那是我第一次在機場過夜,躺在柱子旁,枕著背包抱著行李箱,腦中難過的想著種種,直到累到闔上眼。

月光下,我們跑到了空無一人的海灘,繼續踏著浪和玩水,互相把對方埋到沙中,六個長不大的孩子,一起分享了最快樂的夏天。

UNADJUSTEDNONRAW_thumb_1adb

掉進黑洞的「北京人」

「一九四一年,在中日戰爭的隆隆砲聲中,北京人化石離奇消失。」這是我吧!一看到書皮簡介立刻拍下傳給朋友。

對我而言,北京,應該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是個令我又愛又怕的城市。每次的拜訪都失足墜入大黑洞中。

Negative0-08-08(1)

Negative0-23-23(1)

在工體結束的夜晚,兩台人力車載著我們在北京街頭奔馳著,闔上眼不久,又要往長城前進,現在想起,只能佩服年輕時的體力無限。

萬里長城給我的印象就是人很多,坡很陡,天很藍,山很綠。

從小被歷史故事洗腦,一步步踏在城上時,內心仍是充滿莫名的感動,像是穿越時空,回到了那紛亂的時代,一統天下的秦朝。殊不知,當天穿越時空的地點並非長城,而是前-門-大-街。

10313000_815024138508382_7544065619900025286_n.jpg

10547550_815024088508387_77557488157125712_n.jpg

10513258_815024025175060_6752092889394066476_n.jpg

北京稻香村是間在京城的百年糕點名店,下午我們已經從長城來到這間位於前門大街的分店,以挑選伴手禮當作此行的最後一站。架上五花八門的糕點,我專心地想著該買些什麼才符合新同事們的口味,一個人在店內繞呀繞,走呀走,突然,下一秒就是一片漆黑…..

事情發生得太快,我尚未意會過來發生了什麼事。下墜時,唯一的念頭竟是想著該不會穿越地心了吧,但下一秒就重重的摔在階梯上,連地殼都沒穿越。

一片漆黑中,只有那一聲聲離我好遠的陣陣尖叫….

「死人啦!」

「出事啦!」

坐在那,聽到一聲聲字正腔圓的尖叫,我才開始緊張,想說店裡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我仰望那明亮的洞口,才知道大家口中的主角是我。

UNADJUSTEDNONRAW_thumb_2169

就這樣一兩個男店員,邊拖邊抬才把我弄出來,我一臉驚慌,更多的是疑問。定神一看,才發現了我掉進了稻香村位於B1的倉庫,在搬貨的店員忘了關上位於地板的出入口,幸運的我摔倒了階梯上,只有下墜半層樓,否則結果更加不堪設想。

朋友們說當時他們一聽到前方有人大喊「死人啦!」,只是急著要離開這間店,殊不知一轉頭就是哭著稀哩嘩拉的我。

那是我第一天真正的在台灣辦上班,應該算是我微軟人生的重大日子,但對於那天的回憶就是捧著那一大盒,店家表示歉意所致贈的糕點,一跛一跛的和同事們打招呼。

Negative0-18-18(1)

至少在第一個黑洞中被硬拖出來了,除了扭傷的腳踝,留下的只有這個成為朋友口中笑話的故事……

不然也一樣摔在那了,不知道何時才出的來…

Screen Shot 2018-08-06 at 9.33.38 PM

Rachel xx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