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取經去 -【緬甸】🇲🇲

So you brought out the best of me, A part of me I’d never seen.

Negative0-16-08(1)

飛機上,Kodaline的”All I want”在耳邊重複撥放著。半夜兩點鐘,機艙內的低溫卻讓我遲遲無法入眠。天天以工作和忙碌麻痺自己的我,某個加班的夜晚,終於看不下去的好友跟我說:

「不然去旅行吧,推薦你去…….緬!甸!」

說真的,對於緬甸毫無想法,也一無所知,但對於旅行的熱愛和冒險的期盼,還是這樣買了機票。幾個月來一直腦袋打結,總覺得又到了自我放逐的時候,一個人浪,慢慢找到答案。

這是一趟學會很多的旅程,尤其是勇敢。

Negative0-16-09(1)

隆基

「Longyi~ pretty~」在緬甸無論男女,都是在腰上圍著這件裙子。我承認來到翁山市場的目的就是為了買件隆基(Longyi)融入當地生活,當大媽一號把那件隆基圍到腰上後,腦波微弱的我就立刻付錢了。

大媽一號開心地將錢塞入圍兜,機哩咕嚕的不知道講了啥,另外兩位緬甸大媽起身向我走了過來,俐落地拿起兩條隆基圍在我身後,大媽一號就順勢將我原先的長裙脫了。全世界的大媽都沒有極限,在人來人往的市場被脫下裙子,是我到緬甸的歡迎儀式。

僅僅台幣一百元的隆基真的太超值,遮陽、防寒、百搭又好攜帶,更是此趟旅程的最佳紀念品。

20180218_024031000_iOS.jpg

在緬甸的最後一天,來自上海的女孩告訴我們一種特別的穿法-運動或踢足球時,緬甸男生會將隆基捲成四角褲一樣短。我們一路和司機解釋,希望他能夠為我們示範。

「How you wear longyi when u play football or do sport ?  」

「????」

「Okay, “football” and “longyi”.  How to wear it?」

「No football longyi! Longyi is longyi~all the same. 」

七嘴八舌地講了快五分鐘,誤解意思的司機對於football longyi這個新詞彙笑到無法。雖然溝通無效,卻打消不了我們的念頭。結束晚餐後,在那間曼德勒「熱炒店」,一回頭就看到上海女孩從頭上套進了隆基,憑印象努力地紮著。

那瞬間,我們成為了全場注目的焦點。店內所有客人笑到無法,路人也停下了腳步,更有人起身綁起了自己的隆基。直到一個當地人熱心地走向前,在店門口將同行的男生當作模特兒示範,揭開我們一整天的疑惑。

若是有人將這段錄下,想必我們隔天就會登上緬甸的熱搜榜了- 關鍵字「football Longyi」。

Negative0-16-10(1)

Negative0-14-07(1)

鐵沙腳掌

緬甸人認為鞋襪對於佛祖不尊敬,因此在緬甸的每座佛塔或寺廟,都會看到脫鞋,以及禁止穿衣過度曝露的立牌。

這幾天下來,已經走到腳底裂開。在返程飛機上,連睡覺都能感受到刺痛。回台灣後,泡了熱水、磨了近一小時,用心的擦乳液,才稍微修復這磨損過度的腳底,努力地恢復少女應該要有的嬌嫩腳底板。

想起第一天在仰光大金寺,因為炙熱的地面,總下意識的墊起腳尖跳到陰影處,滑稽的動作,不免引來當地人側目。但在緬甸流浪的這幾天,踩過泥土、鳥糞、石地、佛塔磚牆…。

「在蒲甘的日子,就像在吳哥窟內赤足三天吧!好險沒帶你們去」 我這樣和媽媽解釋。

「真的,好險沒被你騙去,這我一定會受不了,腳底肌膜炎發作!第一天就搭飛機離開這國家。」

20091231_160000000_iOS 1

Negative0-16-08(1)

Negative0-16-12(1)

在曼德勒山時,為了省下200元(四塊錢台幣)的儲鞋費,我將鞋子丟給了馬路另一端的摩托車司機,踩向炙熱的石子路,準備開始新的赤足挑戰。

這次的鐵砂腳掌訓練,是1739級的石階。光著腳一步一步往上,周圍的風景和不同風格的八座佛塔吸引著我的注意力,已照顧不到腳底的觸感。下山時,獨自依靠著手機照明,健步如飛一路衝下山,還差點踩到條正在睡覺的小狗,於兩小時後成功結束這次挑戰,與涼鞋再度重逢。

原先以為曼德勒山上又是個常見的佛塔,毫無期待,但這幾座完全不同設計的佛寺,讓我眼睛為之一亮,再度驚豔。尤其是山頂的佛寺,牆面竟然有種中東的味道,映射著陽光,金光閃閃,真的好美。

Negative0-16-13(1)

Negative0-16-14(1)

膝蓋上和食指一樣長的瘀青,以及其他零散的瘀青和小傷口,上下坡時卻隱隱作痛。對於在台北常常撲街的人而言,緬甸有點太危險。

媽媽:「好險你有帶瘀青貼布去,不然腳就毀了。」

我:「我連在家裡樓梯都會跌倒了,你說呢?」

20180218_024332000_iOS

司機

對於緬甸的部分記憶是由一位位司機串接起的。

一到仰光,就被緬甸海關政治污辱,不願意在中華民國護照上蓋章的海關,硬是貼了張A4大小的紙在護照上,雖然已習慣這種歧視,但這大小卻讓我於收納護照上很頭痛。一走出機場,竟不見當初約定好的shuttle bus司機蹤影,看著手機10%電力,依靠著微弱的網路,頓時懷疑自己為何沒事不在家好好過年。

有位司機在一出海關時就要向我拉生意,但當時我卻不死心地在機場繞呀繞,固執地要找shuttle bus司機。那名計程車司機,就這樣看著我像隻無頭蒼蠅般,最後竟從拉客變成了關心和安慰,更以shuttle bus的一半價格載我進到市區。

一路上,我用網路上下載的緬文發音表,自以為流利地和他講了一整路的話,那是我在仰光的第一天。

Negative0-16-151)

Negative0-16-19(1)

Negative0-16-16(1)

Negative0-16-08(1)

20180223_074334000_iOS

「Are you going to Mandalay? Here is Mandalay!」大巴車司機搖醒了我

原先以為凌晨五點才會到曼德勒,定神一看手錶上時間,這時也才凌晨三點鐘。大巴車似乎要繼續駛向其他城市,我趕緊掛上九公斤行囊,狼狽的走下大巴車。仍是睡眼惺忪,一個人站在原地發呆了一陣,才拿出手機確認自己的位置。

空無一人的巴士站,幾十公里的路,看來是走不到了。徬徨中,一位摩托車司機向我靠近,先是自我介紹,再耐心地問了我目前情況,談好價,我也順勢問了明天的租車行程,他就載著我往hostel出發了。

和司機一路聊著天,他向我介紹了曼德勒的街區和景點,講到宗教和經濟發展。曼德勒夜晚很舒服,沒有車、沒有早晨的塵汙,十幾度的氣溫更是舒適,突然格外珍惜最後三天的緬甸時光。

「Thank you for choosing me. It’s my only money. I really need the money for my family. 」

司機將手輕拍了兩下我的小腿,向我說道。

p

Negative0-16-2(1)

Negative0-16-22(1)

蒲甘團圓

「你是中國人嗎?」

「啊..我台灣來的」

「會說中文啊!那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餐,我剛去看日出回來....」

早上八點到了蒲甘,在巴士站遇到各計程車司機拉客,殺價、折騰了許久才到了旅館。該如何在蒲甘遊玩或移動仍是一頭霧水。那是我第一次遇到小謝姊姊,早餐過後,她就騎車載著我出門了。

隨後Aso哥、小敏姐姐(和阿楞) 也加入了我們。已經在蒲甘玩了好幾天的Aso,根本和當地人一樣ˋ熟門熟路。小敏姐姐是個專業攝影師,還出了本書紀念自己的旅遊,這也是我浪了33個國家,遇到第一個能把我拍成大片的旅伴,對她而言,我則是第一位能夠叫出阿楞名字的人。

那個夜晚,我們手腳並用的爬上了樹叢後的佛塔,不懂在無人控管的地方,為何有人就是要不穿鞋走在草叢中,還受傷了。那個清晨,小敏赤著腳跑了好遠,只是因為攝影師為了拍出美照的堅持。我和小謝則是一路從蒲甘浪到了茵萊,

「小姊姊,我有時以為認識妳五年了,結果才五天。」

對於蒲甘的記憶,不只是三千佛塔、日出夕陽,更是可愛的大家。因為你們,那些日子更加美麗,充滿歡笑。

20180218_023845000_iOS.jpg20180218_124659000_iOS

20180218_100722000_iOS

后羿的日子

大年初二的那個晚上,是除夕離開台灣的我,第一次在床鋪上躺平著睡覺,被床鋪綁架的感覺,史上幸福。闔上眼之前,也希望著能就這樣睡到自然醒。為何要去看日出呢,過年不就是該天天睡到飽嗎?

「五點半啦!快起床!」

小敏突然大喊一聲,我和小謝完全是「睡死夢中驚坐起!」。但一看手機發現才發現和北京時間差了一小時半的緬甸,這時才凌晨四點。

日出通常是接近六點半,當天的計畫是到騎車半小時的土坡等待日出和熱氣球。

我們在蒲甘的行程十分規律 - 「日出,熱氣球,逛塔,九點前回hostel吃免費早餐、換衣服 (凌晨十二三度低溫,但中午卻會到三十幾度)。繼續出門逛塔,下午一兩點時找個陰涼處待著,直到天氣較陰涼後再繼續逛塔,等待夕陽和紅霞,晚餐!」

P

Negative0-16-22(1)

Negative0-16-2(1)

Negative0-16-08(1)

Negative0-16-27(1)

Negative0-16-29(1)

Negative0-16-28(1)

在台北都會迷路了,當然認不出蒲甘的路。一路尾隨著小姐姐們的機車前進,深怕一不小心就會因為迷路而錯過在蒲甘的第一個日出。

相較起台北的機車,蒲甘的電動車緩慢許多,路上車子也少了很多。但騎在昏暗又凹凸不平的路上,仍是稍微感到害怕,直到一段路程後,才漸漸習慣並享受這吹著涼風奔馳的快感,並暗自希望電動車的速度能夠快些。

爸爸:「你在那邊騎車?等下沒換國際駕照被抓到怎辦!」

我:「但……那邊連紅綠燈也都只有一盞。」

20180219_061949000_iOS

土坡上已經站滿遊客,索然無味的我們,選擇走到人少的地方。仍是充滿睡意,仍是不了解自己在這裡幹嘛,這就是一趟不斷懷疑人生的旅行。

「媽呀,我只有趕deadline或是上夜店的時候才會看日出啊!為何要這樣逼我。」

心中滿是抱怨和疑惑,就在那時,天空已被染成一片橙紅,樹叢後的太陽緩緩升起,而另一個方向的「迪士尼城堡」後方,已經升起當天第一顆熱氣球。

「哎呀,今天沒有土豪啊?怎麼只有一個熱氣球?」

緬甸的熱氣球一個人票價近300美金,我們只能在底下觀看土豪賞賜給窮人的美景。迪士尼城堡是Aso哥取的名字,也變成這座塔的暗號。我們走在草原中,擔心著沒有土豪,憋著氣繞過牛糞,往迪士尼城堡前進。

就在天空漸漸轉亮的時分,一顆顆熱氣球冉冉上升,映著藍天雲彩,五顏六色的熱氣球在塔群中飄浮著。

早安,蒲甘。
早起,值得了。

總以為看到熱氣球的這一刻,內心會充滿無以言喻的感動,但當時我卻只想到那班火車上,曾有人告訴我土耳其的熱氣球很危險,常常掉落。一個人在這片荒涼中望著滿天熱氣球,心中竟感到莫名擔憂。拿起手機想要傳出這景色,卻更覺得悵然。

Negative0-16-30(1)

20180219_020605000_iOS

20180218_021058000_iOS

20180218_023706000_iOS

20180219_020035000_iOS

20180219_020651000_iOS

就這樣,隔天也是睡眼惺忪地看了日出,爬上了高塔,從更高的視野,得到不同的感動。光芒劃破天際的剎那,宣告著全新的開始,也順勢帶來了幸福感和希望吧,那時我這樣想著。

大年初五的清晨四點,我獨自來到了茵萊的青年旅館。

「Hey ! We have a day tour for sunrise! Now is 4am and the tour will depart at 5:15am. Best option for you! 」

「NOPE, thanks! No more sunrise! 」我揮動著手指,堅定的表達想睡覺的心願。

幸福和希望,我很確定夢中也是有的。日出?兩天就夠了。就像我的摯友馮說的:「阿滿十大不可思議-緬甸早起看日出。 」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謝謝小敏和小謝的照片

Rachelxx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農曆新年取經去 -【緬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