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繪仙境的油畫 -【斯洛維尼亞】🇸🇮

”Where do we come from? Where are we going?“  No plan, so far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426

站在維也納的電梯門口和凱倫告別後,一個人繼續往下一個目的地斯洛維尼亞前進。

說真的我對於這國家一無所知,當初只是在skyscanner上發現便宜的機票。在那班行經斯洛維尼亞、而最終將停靠在義大利威尼斯的巴士上,搖晃的車子,腦中不斷抖出荒謬和的想法 – 還是就這樣坐過站,去義大利吧,只要付個差價道個歉…..

Ljubljana!”

喝下口已經涼掉的黑咖啡,壓制著腦中吵雜的聲音起身走下了車。「恩,我應該會找到這地方的有趣之處的。」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904

「你是南方來的啊 !」生活在一個四季葉子都是綠的國度,總覺得橘紅的葉子特漂亮,枯樹也有著獨特的美感。

到達首都盧比安納時,已經是下午兩三點,連續下了幾天雨的歐洲終於有了陽光。這是個小而巧的童話首都,也是個很有個性的城市,轉角的小巷子內隱藏著充滿叛逆味道和復古的小店。物價相對於奧地利也便宜許多,雖不像維也納般絢麗,卻多了點樸實的可愛。

曾被票選為歐洲綠都的盧比安納,在這時節漸漸變紅的葉子,覆蓋著貫穿市中心那條小河旁的房子和河堤,人們就這樣坐在河畔邊咖啡廳,享受這寧靜和悠閒的下午。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9d0

20171011_132744757_iOS.jpg

循著Google Map的指引,在小徑穿梭,在這因秋葉燃燒的火紅中,找到通往城堡的路。我嘗試為自己留下一些照片,指尖在包包內尋找那只北京帶回的黑色自拍棒,但看了周遭還是害羞地抽出手。想想當初在店門外被多少人插了隊,等了許久才買到它,但至今仍派不上用場。

想到幾週相伴的凱倫,今早與她的道別並沒有想像中的難過。也許是習慣了分離,也許是相信我們會再度相逢,抑或是內心期盼著獨自呼吸的時間。踏著遍地落葉,回想著這段一同在歐洲流浪的日子,我拿起手機將這片楓紅傳到奧地利機場的出境大廳….

「You should stay more days in Europe…. 내 동생. 보고싶어 (miss u, my little sis) :)」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e3 preset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l4 preset

台灣旅行團

這段時間剛好台灣、大陸和韓國都放了長假,我和凱倫一整路見到了亞洲面孔出乎意料的多。
一路上有交集的東方人,有許多來自大陸和韓國的朋友,用中文或韓文,親切的問路或禮貌的請我們幫忙拍照。但很不幸的卻是,台灣人對於同鄉的禮儀,卻是用著自以為冷門的語言-台語,當著面批評我們,無論在奧地利還是這。

那天散步到這城市最著名的景點- 龍橋Dragon Bridge,我獨自站在噴火龍下,安靜的欣賞眼前這細膩的雕塑,看著藍天和遠方發呆時,那句熟悉的鄉音闖入了我的寧靜

「傳說希臘神話中的英雄Jason當初穿過黑海經過多瑙河來到這,殺死了原先住在這的噴火龍,建立了盧比安納…。」

抬頭一看,導遊揮舞著旗幟講著這城市的故事,後面則是群脖子上掛著名牌的台灣同鄉。大家爭先恐後的圍繞到我所在的龍雕像,雙手比著ya,擺出最自豪的pose,準備留下與這城市的認證照。就在眼神交會的剎那,原先想要開口認親的我,耳中卻傳入一句句熟悉的台語。

「幹嘛一直擋在那邊,拍照完不會走嗎? 那大陸人就這樣啦! 沒水準! 」

唉,發呆錯了嗎。我鬧著脾氣,默默拿出了袋子中的零卡可樂,邊咬著在路邊的攤販買的馬鈴薯麵包,倚靠在柱子上,吃起賭氣的午餐。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9c0

在這小城市繼續散步著,幾個街口外又遇到了同一個旅行團,他們此時正在另一座橋上拍著合照,拿起手機、笑著和遠方的家人、朋友視頻通話。有個伯伯笑著,幫老伴拍著照片,各個角度,一張又一張,推著老花眼鏡,將照片藉由Line和在台灣的兒女分享。

我看著手機內幾百封通知,原來爸媽都是以這心情在傳照片,但我卻總因為懶惰或以忙碌為藉口,把這關愛埋沒在未讀訊息內。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937

麵包配啤酒

仍是討厭一個人坐在店內吃飯,在台北的這幾年,慣出了邊走邊吃的惡習,而這沒有營養價值卻方便的食物,也因習慣變成了喜歡。翻找著腦中的事件記錄檔,但那幾天寫下食物的紀錄,卻只是各種麵包。

伴隨著清晨的陽光,我拿著剛出爐的傳統硬麵包,隨著香味,跳上了巴士前往Bled Lake。第一眼看到Bled Lake時,卻沒有給我太大的震撼和感動,雖然風景挺夢幻,但湖邊吵雜的遊客,總能把我拉回現實。帶上耳機隔絕一切紛擾,任頻Spotify隨機播放歌曲,沿著森林小徑爬上了湖邊的城堡。

一個人時,我總霸道的爲身旁的陌生人杜撰著故事,以填滿腦中的空白。那個只自拍的香港女孩,正與她的新男友進行第一次的歐洲旅遊,手機內每張照片應該都只有人物吧,但這些甜蜜的檔案,有天可能會心碎的移到資源回收桶中。而那個拿著昂貴相機拍照的中年伯伯,專業的照片中都忽略了身旁等待的太太,太太眼神中充滿了無奈卻又顯得習慣,不知道何時伯伯才會賞賜她一張美麗的照片。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91e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90f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8ee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404

就這樣胡思亂想地繞了布萊德湖一圈,最後停在這間老咖啡店- Restavracija in Kavarna Park。一塊店內的招牌Bled Cream Cake和一杯葡式濃縮咖啡,陽光下,我拿下墨鏡、滑開了Kindle,點開那本下載已久的戰爭小說。那香甜而不膩的奶油蛋糕,酥皮內的卡士達醬和一層厚厚的鮮奶油在我口中化開,無論小說篇章多麼沈重,都褪去不了這當下的幸福感。

食物紀錄檔內最特別的一筆是餅囊漢堡,巴爾幹式的粗獷的吃法,現打現捏的漢堡肉,丟上燒紅炭的烤爐,灰煙在冷冷的街上冒著伴隨著誘人的香味,大口咬下,配上冰涼的啤酒。

那也是我在歐洲的最後一口酒精,這幾天的旅程中,即使和滴酒不沾的凱倫一起行動,仍抵擋不了那綿密泡沫的幸福感。走了一會兒路,來到了教堂前的擺出的夜市廣場,酒精漸漸褪去了我的高傲,握著手中的食物和酒杯,看著來來去去的人潮,一股席捲而來的格格不入,放大了我的出離和異化,也將我推進了最深的孤獨。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924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93e

「你到底改了幾次預約?」Hostel老闆將那張塗改多次的文件丟在我面前。

一直拿不定主意要去哪裡的我,常常在訂房網站取消訂房再重新預訂好幾次,但卻也是第一次被老闆當面抱怨,坐在她面前的我,像個做錯事的犯人,滿臉通紅。

我拿著把房門鑰匙和一副儲物鐵櫃的鎖和鑰匙,隨著老闆走上樓,來到這幾天屬於我的小床位。那間小房間內,還住著三個巴西男子,一個墨西哥人,一對情侶,以及兩個金髮女孩。

熱情的巴西人和墨西哥人,在房間發表著第一次來到歐洲的感想。他們在布達佩斯用餐時弄丟了錢包,發現後趕緊回到餐廳尋找,這十幾分鐘內,竟然沒有人拿走他們的財物,這也讓來自巴西的他們不可置信。但同樣的,繞了東歐一圈的他們,在這個原本毫無期待的小國家-斯洛維尼亞,自然景色和純樸的人們,帶給他們最難忘的記憶。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405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41e

離開斯洛維尼亞的早晨,室友們仍因昨晚的酒精而熟睡著。洗漱過後,我插上鑰匙,靜悄悄的轉開儲藏櫃的鎖,將原本放在那的行李、幾周沒洗的衣服和旅程中的回憶,通通打包進行李箱內。再度確認床鋪後,我穿上大衣,背上側背包,拖著行李箱,準備與這幾天的小床位告別。

「鎖呢 !?」

我搜索著大衣口袋,牛仔褲口袋,和Zara包,卻怎麼都找不到那只儲藏櫃鎖頭和鑰匙的蹤影。蹲下身,再度打開封印好的行李箱,拿出一件件摺好的衣服,翻找著,那十分鐘前還在我手中的物品竟然不見了。床鋪、床底、床頭,我躡手躡腳地在房間內搜索,但那只鎖頭和插在上面的鑰匙,卻如大衛魔術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尷尬的腳步緩緩走下樓,心中盤算著該如何是好,為何我總是弄丟東西? 該自首嗎? 看了眼Hostel老闆的辦公室,但仍是空無一人。在這只有一人醒著的屋子內,壓抑住內心的緊張和愧疚,我手中緊握著一團空氣,走到了還物的櫃子旁,將這團空氣丟到竹籃中。

轉身推開大門,我以最卑鄙的方式告別了斯洛維尼亞。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9ec

洞穴裡的城堡與WIFI森林

一如往常的躺在床鋪上滑著手機,在腦中消極的規畫著明天的行程。鐘乳石洞? 普利亞馬城堡? 這是一座卡在洞穴裡面的城堡,從外觀看來真的挺特別的,但是淡季的交通費卻讓人卻步。睡意讓我很快地宣告放棄,明天要去哪呢?再說吧。

清晨瀰漫著濃厚的霧氣,溫度似乎又降了幾度。冰冷的手腳讓我想到在奧地利時,遠方的你要我快去買件羽絨衣,但為了省下旅費,一路仍靠著一件大衣硬撐了這麼多天,擦著流下的鼻水,突然不懂自己為何總是固執。

往巴士站的路上,佈滿霧的書店櫥窗外依稀看到了Dan Brown新書。雙腳定格在原地,雙眼緊盯著櫥窗,將書皮上的幾個字Origin看得更清楚了。「天啊!已經出版了!」我興奮的用即將失溫的手指滑開kindle,還在排隊買票時,已經將三個月前預購的書下載完畢,點開了第一頁..

“We must be willing to get rid of the life we’ve planned, so as to have the life that is waiting for us.” – Joseph Campbell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95c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95b

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手指在自動售票機上隨意的點呀點,仍是拿不定主意。後面等待的人已經察覺到我的困惑,但同時我也察覺到他的不耐煩,只好轉身往票口尋求幫助。

「除了Bled Lake,給我張可以當天來回又不貴的票吧。」從滿臉笑容的阿姨手中接過車票後,我定神看了印在車票上的目的地 – Bohinj…

「…..!?」

也忘了車程多久,先是經過Bled Lake,又往前開了許久,最後停在個森林內,故事就這樣開始了誤打誤撞的闖入這一幅油畫

一整面的如鏡面般的湖在陽光下在閃耀著,周圍則是綠紅交錯的森林。 一眼望去,只有對老夫老妻相摟著坐在湖畔,父親帶著兩個孩子餵食著湖上的小鴨。十分愜意而無法置信的美。

繞了湖走了兩個多鐘頭,一大片的草地上還有農家飼養的牛和羊群。我在森林中找到把木椅,在這寧靜的小角落讀著剛下載好的書,看著景色,時間彷彿停留在這一刻,聽著葉子的窸窣聲,沈靜在這簡單卻又最難得的感動。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42b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425

「卡在洞穴裡的城堡…建城堡的也太牛了吧! 如果大石頭壓下來怎辦…..你還是去吧,都到這裡了。」一遍遍的聽著從遠方傳來的語音,但已經沒有動力移動到其他地點了,只想賴在這片寧靜中,直到末班車的到來。

那個愛上斯洛維尼亞的下午,是我在歐洲的最後一天。若要問我斯洛維尼亞有什麼好玩的嗎?

「沒有,就只是這荒郊野外,沒有人煙紛擾,最自然最純淨的地方,令我著迷…」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41c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41d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422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424

謝謝那銷毀我七捲底片的香港機場,至少留下了斯洛維尼亞的部分。

UNADJUSTEDNONRAW_thumb_4927

Rachel xx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