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開始了那趟漂泊 -【秘魯】🇵🇪

“The pleasure we derive from journeys is perhaps dependent more on the mindset with which we travel than on the destination we travel to.”  —  Alain de Botton 《Art of Travel》

Negative0-21-17A(1)

事前準備?出發前一周,只有信箱內的電子機票。
預算?摸摸口袋,只有四五萬台幣。
同伴?除了自己,只有一隻藍色小精靈。
語言?除了中文英文,只懂得兩句西文-「hola」和「gracias」

IMG_7737

前陣子讀了好幾本書,但閱讀總讓我更加抑鬱,像所有流量都導向到了我這端埠口,Data In太高,但卻沒有一個出口。於是開始寫字,在流出的文字中找到平衡。

那就從秘魯開始吧,那場生命中最無拘的一趟旅程。

在那兩週我靠著莫名的勇敢、硬撐出的獨立,和無比的幸運。穿梭在幾千公尺的高山間,呼吸著最新鮮和原始的空氣,一個人自由自在、毫無目的的探索世界的另一端。在世界遺產裡打卡,在野生羊駝旁自拍,更在高山湖泊中暢遊。

為何是秘魯?

那年二月正好要去西雅圖出差,我看著google map思索著,下一個目的地是哪。在那當下,腦中播放起前陣子在網路上看到的一只影片:

影片中的蘆葦編織的小船在湖上游盪著,鏡面般的湖泊映射著天空的雲朵,穿著花花綠綠服裝的人們,滿臉笑容的唱著歌謠

Negative0-14-10A(1)

所謂的計畫

到底會有誰會在旅遊結束兩年後才寫出行程單?我

http://plan.qyer.com/trip/V2UJYFFmBzZTYFI-CmUNPA/?fromjournalview=1

仍是會害怕流落街頭,我總在訂完機票當天就會火速訂完旅館,但太過複雜的秘魯,讓我直到出發西雅圖的前一天,才慌亂的決定好路線

那時我邊訂著利馬到庫斯科的內陸機票和各處的旅館,邊收拾著行李,將一捲捲底片和相機放進背包中,想著到底為何又要把自己逼上絕境,不能像其他同事在美國好好享受嗎?

Negative0-07-3A(1)

懶惰卻仍怕死的我,在旅程一開始仍是會看些攻略,像是秘魯的熱門城市有幾個:

庫斯科Cusco – 印加帝國的首都, 馬丘比丘
普諾 Puno– 的的喀喀湖,也可以從這裡出發到玻利維亞
阿雷奇帕 Arequipa – 火山城, 科爾特峽谷
納斯卡 Nazca – 納斯卡線, 滑沙。

通常都是從首都利馬Lima出發,順時針(上述順序)或是逆時針路線。若要走遍所有城市,建議至少花上兩週,加上玻利維亞或是亞馬遜叢林,則需要更多時日。

好,正好有兩週假,包含去回程飛機。我就體虛,如果要習慣高山,應該要依照順時針的路線; 超想去玻利維亞,但前陣子才兩個中國女生被搶劫,我長得就很容易被搶,還是別去了 ; 納斯卡線和滑沙,完全無感

於是最後只選了幾個點,慢慢走、細細感受這國家的美。

Negative0-06-3A(1)

旅遊門診

去秘魯一定要先準備好對抗高山。 除了首都利馬之外,秘魯主要景點都再三四千公尺高山上當時乖乖去了台大醫院的旅遊門診,告訴醫生要去秘魯玩,醫生還很驚訝地看著我說

「去那幹嘛?你一個人嗎?」

「哈哈對啊」(對,不行喔。)

藥的副作用是感到全身發麻,當時不清楚副作用的我,不停的用指甲掐著漸漸失去感覺的雙手和臉頰,害怕自己在這遙遠的庫斯科就這樣變成了漸凍人。

而中醫的法子就是紅景天吧! 路上遇到的一對上海夫婦,告訴我他們來到秘魯前就已經吃了好幾個月。也許下次去西藏時可以試試看,但我討厭中藥味,不知道會不會很難喝。

Negative0-05-1A(1)

索爾

秘魯幣-新索爾,雷神的錢幣!1元新索爾大約是新台幣10元。首都利馬是消費水平最高的地區,大概跟高雄物價差不多。那時和住在利馬的凱瑟琳換了500美金,就這樣上路了,依靠著這些看來很多的錢,度過在秘魯的日子。卻千萬沒料到馬丘比丘和的的喀喀湖的交通如此昂貴在旅程的最後日子,我幾近破產。

因為被放鳥而參加了一個免費旅行團,當天的早餐是麵包配可可葉茶,這樣的早餐已經吃了兩週,看著隔壁桌的菲律賓女孩盤中那不到台幣20元的荷包蛋,我內心算著旅費…

「X!我吃不起!」

回到利馬後,得到了凱瑟琳的救濟,又有錢可以花用了。在秘魯的最後一天,我們逛了當地賣場還去了美容店,這也是人生第一次嘗試美甲。摩腳皮+按摩 + 腳指甲才100台幣,法式水晶指甲也才600台幣!當時已經在高山走了十幾天的我,真的很慶幸能夠花這少少的錢修復那狼狽的雙腳雙手。

UNADJUSTEDNONRAW_thumb_2c50

大巴車

境內交通有火車、大巴士和內陸飛機。從利馬出發到庫斯科,和從阿雷基帕回到利馬,這兩段交通我選擇了內陸飛機。省時又可負擔的價錢,兩千台幣吧?記不清了。

而城市間的移動:庫斯科到普諾和普諾到阿雷基帕,則是選擇了大巴士,這兩趟距離都是八九小時,票價則是依照搭乘的等級而不同,兩百元~六百元都有。

IMG_7916

秘魯的巴士站就是這樣,充滿了西文和擁擠,對於沒有事先做功課的外地人而言,搭巴士就像抽獎般需要運氣。

從庫斯科出發時,一位couchsurfing認識的當地朋友推薦某品牌的巴士 : 六百元台幣的雙層巴士,沙發式的大座椅,還備有網路和充電孔,車掌小姐端來了咖啡和熱茶,讓我想起搭著阿羅哈穿梭台北高雄的時光

UNADJUSTEDNONRAW_thumb_2b2e

而另一段旅程,旅費所剩無己,又沒有當地人協助的我,隨意地挑了間兩百台幣的巴士公司。

2016.2.14 情人節,那荒唐又崩潰的一天。

單層巴士,中間走道隔開每排四個座椅,每排椅子的間距就只能放下我的背包,還好我身高不高腿也不長,還能稍微適應這壅擠的空間。帶著一包昨晚從傳統市場買來的葡萄和乾麵包,就這樣和一整車的當地人一起往阿雷基帕前進。

是的,一整車的當地人,全車完全沒有任何人懂英文。光是想要詢問是否有廁所,就折騰了半小時多,在網路滿格google翻譯正確的說出「 baño」的剎那,全車才恍然大悟。

巴士在一片不見盡頭的荒野中獨自的前進,在山與山之間穿梭,駛經一個個因大雨而泥濘不堪的城鎮。有人抱著仍咕咕叫的雞上了車,有人提著一桶魚搖搖晃晃的站在走道,還有人突然上車,在狹窄的走道叫賣著玉米和零食,然後又在那遍荒野下了車。

真的第一次覺得時間可以過得如此慢,緊閉雙眼強迫自己睡覺,卻又無法。

UNADJUSTEDNONRAW_thumb_2b2d

UNADJUSTEDNONRAW_thumb_2a67

不知道晃了多久,車子仍在這片荒野中開著。突然,前方的路被身著制服的軍人還是警察圍了起來。司機用西文大聲說了些話,全部的人就拿著行李起身走下車,只剩我和另一位抱著嬰兒的媽媽還在巴士上。

尚未理解發生什麼事情,眼前就出現了配槍的軍人,指著我的葡萄….

「暈…又是西文……吃葡萄錯了嗎…」

我瞪大雙眼,用他們不懂的英文問了幾句,但就在兩方對話宣告無效時,軍人轉身離去,留下滿頭問號的我。

(之後聽hostel老闆解釋,才知道那是進入另一城市前的例行性檢查,通常會查查攜帶了什麼農產品)

IMG_8794

Rachelxx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